至尊多罗那他略传
法王阿旺洛珠扎巴(1918- )著   

    

      至尊贡噶宁布转世即是觉囊寺第二十八任住持,阴木猪年( 明万历三年,1575年)箕宿月(藏历六月)十八日,生于保护藏区的永宁地母十二尊之中金刚翠聪绿炬地母守护之地卡热章沟头、以前热译师的传承次第出世的居处,即现在被叫做曲科顶地方的东西两部热氏之中的东热贡噶僧格所建的寺院的地方。其祖父持咒师楚臣嘉措有四个儿子,长子南杰平措为贡噶宁布之父,母亲名叫多杰布噶拉姆。他出生时被包在颜色象五色彩虹的肚子一样的东西里,将其破开后里面是一个婴儿,身上的皮肤有血脂明点若系有黄丹色的梵绳,手足上有法轮之相,身上发出藏红花的芳香。婴儿睁眼观看各方,口诵三遍松跋里咒语,当时,祖父给他取名为“班玛斯觉多吉”(意为“莲花伏魔金刚”)他出生的奇兆还有附近园子里群花竟相开放,天空连降七天花雨,鸟雀齐鸣,众兽喜戏,人畜无病,老人增寿,青年强壮等,长到八个月时能来回走动,一岁时会说话,一开始就再三说:“我是喇嘛更噶周却,”清楚地说出了前辈的施主、僧院、神衣、三所依,并且命近侍班觉服侍,大家听后都感到非常惊奇。有一天,协敖(指期觉多吉)和侍从们在家中吃饭时,突然出现了一位肌肤为青蓝色,身着布袍和虎皮袈裟,手拿润温的人头盖骨、长发髻,头缠长头巾的瑜伽师,其他人都非常害怕,唯独年轻的转世童子非常高兴,向瑜伽师致礼后交谈起来,瑜伽师授给他摧破金刚的沐浴法和一根铁杵。据说这件铁杵原莲花生授给措嘉,措嘉传给那囊顿觉木,那囊顿觉木埋藏在桑耶寺,最后被上师雍顿巴发掘出来。瑜伽师用膳后离去。

  贡噶宁布小时候看见了许多净相,讲说适合于老、中、青三者各自情况的教法,当他看见三所依时,生起敬心,自然具有慈悲菩提之心。未经学习即自己懂得读写普通文字,特别是本尊护法的现观、根本咒语、朵玛仪轨等。三岁五个月半时,曲杰丹增巴为了认定灵童去谒见,他除了清楚地辨认出绛达孜的鼗鼓外,因未多做交谈而延迟了一段时间。此后,堪钦隆嘉措在颇章噶波期间,于虎年(明万历六年,1578年)阴历八月十五日傍晚,由空行本尊授记,以后浪卡子第巴又加以敦请,由于这些原因和前辈上师(更噶周却)给堪布本人的授记文书等极为相符合。于是,选认灵童的各位大师确信无疑,选择了圆满缘起迎请灵童。四岁时,负责迎请灵童的隆热嘉措安排夏仲扎西道吉旺波召集途中各地上层人士,以骑士一百六十五名作为随从准备在江孜迎请,隆热嘉措自己为了赎取灵童和献礼来到灵童住地,双方会面时,由于宿慧清楚,彼此都感到非常高兴,隆热嘉措和浪卡子第巴向灵童及其父母敬献了厚礼。

  十月四日(原注:九月二十五日),灵童从住地起驾逐渐向后藏进发,对第巴、侍从、僧众等前后拜见的人灵童都能认识谈话,如同前辈时一样。在曲隆绛孜寺举行坐床大典时,前辈的门徒多仁贡噶坚赞、心传弟子拉旺扎巴、堪钦隆热嘉措、克旺强巴伦珠、杰仲更噶巴桑等全部弟子汇集一起,盛宴庆贺。

  八岁时,经过师徒商议,请来达隆巴钦波更噶坚赞前来授与出家戒,取名为“贡噶布扎西坚赞,”净相中变化的善知识印度学者杂拉那塔赐名为“多罗那他”(意为“救度怙主”)。以后他依止克却强巴伦珠闻习显密经论,得到了智者的学识;从多仁贡噶坚赞闻习以道果为主的多至不可思议的灌顶教诫;从扎堆却古拉旺扎巴闻习以那饶六法、大手印为主的一切无量口诀,现观开悟了内甚深道,获得了金刚十二地智慧,即成就自在之位;从杰仲更噶巴桑学习时轮和怙主教诫,被委任为觉囊(派)寺住持。堪布隆热嘉措给地传授了时轮灌顶、《时轮续》、《注释续》、《口诀》、六支瑜伽的加持义传承,他深领诸义,证悟究竟。闻习觉囊派教法后开始钻研布顿派教法,闻习了各大上师的著作、印度文古书、更钦笃补巴全集,以及崐多种教诫论著。从克珠桑杰益希、持金刚益希旺波等著名学者是闻习萨迦、觉囊、香巴噶居、夏鲁、主巴噶居、达隆噶居等教派的教法和四续部一切灌顶教理、口诀;跟从印度大成就师格茹洛学巴桑杰贝巴贡波闻习了密乘续部生圆二次第全部灌顶,讲授了以前西藏没有的五百余部密乘无上瑜伽部中的发菩提心方面的教法,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事迹还有很多。

      另外,他前后向印度数名瑜伽师求授甚深法和内外明处、声明学等,熟习一切密意。到将近二十岁时,由持律师贡噶坚赞为堪布,强巴伦珠为阿奢黎(轨范师),杰仲更噶巴桑等为摩师和补缺师提前给他授了比丘戒,成为外如声闻乘,内如佛子菩提心的大持密咒师。前后请求了这些上师传授各种教法。

  中期事迹:

  贡噶宁布二十一岁时,根据上师贡噶坚赞、阿奢黎强巴伦珠的“住持觉囊寺”的口头命令,于阴历八月八日吉祥日正式登上了觉囊寺堪布宝座,发放任职茶,从准备到移交的顺缘都很好。之后,他住修于吉普,创立一年中不间断的觉囊大时轮的教授,每一次教授都很顺利。阴历一月初九日,举行大时轮教授朵玛仪轨,首先介绍净善教授。从印度阿奢黎素乃巴难室利和布拉哇杂拉等学者钻研一切甚深教授,深领全义。觉囊寺修供法会期间,又立时轮彩色细砂,为各修行院的七百余名僧人传授十一面观世音菩萨圆满顶。

  二十六岁时,他莅临热振寺等寺院法会建立法缘,尤其是登上在扎僧格雪的当年宗喀巴坐过的宝座讲授菩提道次第法。他礼拜能够耐火的梵文经籍时,用两种语言(梵语和藏语言)讲授《黑阎魔德迦续》,其勇猛气慨和表达清晰使热振寺僧众都感到惊奇,交口称赞,如此广利教法及众生。根据阿奢黎仁波且强巴伦珠之命,在修缮觉囊寺十万大佛塔时,在三角形红沟中间,有一座用心无法测量的水晶山,佛塔形状大小不定,无间隙,无量佛、菩萨请求各塔,诸尊塔发出隆隆的法语。当时,天降花雨,十方众生供奉,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方便住智慧,诸佛的宫殿;七十二尊佛,随从有万万,无量光乐土。”问道:“此山是何山?”显相回答说:“威德塔。”这显然是指的觉囊派为了增益洁白的善业,服侍十万大佛塔,每年的定期讲授后,他还为断传授教诫,举行朵玛仪轨。

  二十九岁的春天,他住在觉囊寺,每天黎明弥勒佛从密云中出现,每当这时大师想到弥勒佛最后溶化在自己身上,体验自己正向天龙魔鬼、夜叉等非人说法,这些境相消散后,他从根本上知道他空中观见。他亲眼看见了更钦笃补巴,并前后多次给他授记,还在梦中去到香拔拉,清楚地看见庄严之地。去到迦拉波宫殿,谒见了十地菩萨之身贵种王,对他讲了话。此后,他在桑丹寺钻研道果等甚深教法,比以前更多地宣传觉囊派的时轮教法,以会见胜乐三秘庄严之善妙体验消除了桑珠孜王子的身体违碍,利益众生。广做祭祀自己的上师扎顿巴遗体的仪轨百业。

  三十六岁时,在讲授时轮教法时,壤塘寺僧人(蒙古的上师)桑料贝师徒来到觉囊寺向觉囊修行院施放斋僧茶,他为修行者授灌顶教诫,并向三条河谷的百姓等征派僧差;月供更钦笃补巴,年供更邦巴突结尊追、绛赛巴·嘉哇益希、克尊云丹嘉措师徒三人。猪年(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他在教授时轮时,为许多人剃度出家为僧。他应康巴·弥纳巴等人请求,为壤塘寺数名僧人讲授六支瑜伽;为扎西宗新僧授戒剃度。

  三十九岁时,他为多康北部地区娘杰寺活佛噶宇坚赞僧格的转世灵童、噶宇巴的两名侄子、康区僧人伦珠等多人讲授道果、六支瑜伽等密法,应温波伦珠的劝请,著《六支瑜伽讲义利见》,应这些人的恳求派隆热嘉措主仆去康区传教,利益众生。当时,藏巴第悉彭措南杰向他敬献了寺院庄园和寺属百姓,请求完成修建了义教法之根基的顺缘。经过内部和外部勘查地形等,在具足许多善相的宗的城堡前面,出现了许多新建达丹丹曲林寺了义欢喜园的根基的妙汇缘起。

  四十一岁的阴木兔年(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阴历二月十一日举行盛大镇压地煞仪式。三月八日,规画尺度,举行正式地仪式,善相无量。之后,建立作坊,修建了二十余间经堂、一百间僧舍及围墙,用金铜铸造了内供三所依、大型七世佛象,以及尺寸稍小于七世佛像的饰有各种珠宝的无量寿佛像、度母像、大佛母像和布禄金刚像,用金铜铸造了大型胜乐本尊全身像。另外,建造了如来八塔、无触塔或《时轮》所说的佛塔,各以金、铜珠宝镶嵌,造型庄严,工艺精湛。无量光佛金像约一层楼高,在觉囊寺新建的三所佛殿之中雕塑了金铜弥勒佛大像,约两层楼高,另有多尊药泥、香泥等混塑佛像。多次刻印了全集四十余包和全套《丹珠尔》、《甘珠尔》经典,缝制绸段佛像十八幅。对这些希有三所依所献的宽大顶饰、瓶座等上等供物遮盖了一切,看不见盖顶椽木,供品及其他供物无数,又有跳神用的部分服饰及跳朵玛舞用的各种面具、乐器上百件。在十三年内,他按照更钦笃补巴建十万大佛塔时的例子,完成了各种奇异之功业,以言证难以形容。

  约在四十三岁时,关于壤塘寺嘉哇僧格的第二代转世的事,虽然本波徐仓宣称仁辛巴的协敖章松即是,但他(多罗那他)的心中已经对这是否准确无误有了明查,明确地授记说:“即使是也对壤塘寺没有益处。”但是,他们没有听取这一预言,派遣阿盖活佛、管家嘉哇贝等人前来迎请。多罗那他为康巴冲粗活佛、岗巴温波、顿木杂温波等二十名康巴人传授了六支瑜伽和百种教诫等教法,再次按照前规建立时轮教授。虽然但辛巴活佛动身前去康区,但是根据以前多罗那他的授记行至吉雪扎噶尔进去世了。先前在达丹丹曲林寺经堂七世佛像建成的首次开光仪式上,第悉彭措南杰从前藏来到桑珠寺,授给大师羊脂玉的印,赐给管家更噶巴桑一枚红檀香木花押印。

  以后,多罗那他大师逐渐广做利益法和众生的事。五十四岁时,他为益希嘉措详细讲授《胜乐根本续不共释》,作了很好的记录和解释。另外,他讲授显密经典注释、灌顶传承法门,使一切徒众成熟解脱。

  五十九岁时的鸡年(明崇祯六年,1633年)二月二十四日,强佐更噶巴桑去世,他非常关心,给杰增成勒旺姆作了嘱托和安排,在他以前用的木碗的把柄上出现了天成阎魔德迦像。继后,他直接讲授法王羯磨的阎摩德迦诸口诀,写了《法王分别再释难易解》。这时,他说:“在清楚的见相中,具誓法王(羯磨法王)莅临此地,而明妃一回也没有来”。这清楚地证实明妃正在给兄妹护法供茶和接待。在这方面,大师为多麦巴伦珠嘉措传授了《宝帐怙主十忿怒护轮金刚石寨母讲义》和实修轨范仪则。

  总而言之,杰增仁波且多罗那他著作甚丰,包括《佛百业》、《印度佛教史》以及各大班智达传记多部。显教经典注释方面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普贤经释》等,大乘中观他空见与教派方面多部,《时轮》、《胜乐》、《集密》、《大威德》等密乘续部仪轨著作多部;《时轮》、《胜乐》、《集密》生圆二次第法注释等密乘经典注释方面多部,以及《佛陀赞》、《资粮》、《祈愿》等总共十四包,收成全集。根据第二佛所说觉囊派意趣,对显密和了义大中观作了明确的说明解释和发展。对于我派历辈事业仪式,若如侍从一样的巴贡扎甘扩法、诺金盖扎巴、扎热巴巴孜嘉尚、独髻佛母南曼嘉姆、切巴赞扎杰、当噶尔扎赞、孜钦桑拉等奉命完成了。对巴科尔德庆、孜钦秀仇、嘉、桑丹(桑顶)、塔巴岭、达丹群崐佩等寺的保管员和卫藏地区不同派系的大多数寺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管理和维护,根据藏巴第悉更噶饶丹旺格嘉波的安排,任命其侄拉巴更噶丹巴为强佐。

  后期的事业:

  杰增仁波且杰增成勒旺姆和各位弟子讲述了关于未来的预言、佛教增减盈亏(兴盛衰败)以及国政的变化,任命嘉央活佛桑杰嘉措为了义教法的乐园达丹工林寺的住持。他说:“这一次之后,我再不在曲隆修行院和觉囊讲经了。”在觉囊讲授了时轮教诫和修持。他又说:“现在放心了,把桑杰嘉措活佛已安排在达丹丹曲林寺法座之上,在我去世后会忙碌一阵。”一般来说,他智慧广博,能与大家随顺,但是孜方面(指第悉藏巴)没有考虑过他,我与第悉藏巴同心同德,正是为此。现在负担轻了,除了今年,亦不再进行定时讲授。现在著作的事也是如此,除了不便拒绝的敦请者外,再不做任何事,闲坐为好。”成勒旺姆请求道:“总之,从整个佛教,尤其是了义教法考虑,请求你长寿。此外,即使转生,也请你转生为利益我们派的大德,请慈悲摄持。”多罗那他说:“大家能一心一意祈求,倘若了解缘起变化,亦可利益此教。”

  这样,多罗那他大师完成利益教法和众生的大业后,于阴水猪年(明崇祯八年,1635年)四月二十八日为利益他界众生而逝往药师佛土,享年六十一岁。达丹丹曲林寺和各修行院的弟子们以及各们敬仰大师的首领广献供养,为他举行盛大的超荐。他的继承事业的无数弟中有执掌觉囊派的桑杰嘉措活佛、克旺益希嘉措、堪钦仁钦嘉措、克珠洛哲南杰、岗波活佛、曲杰阿旺巴、曲吾穷哇活佛、大师的堪布贡噶扎西坚赞、阿格旺波活佛、哲布活佛、夏仲上师仲、曲杰仁顶巴、时轮夏尔钦巴、曲杰拉欧巴、比丘宁波塔耶、强巴云丹贡波、阿旺更噶索南、更噶成勒旺姆、后藏王子贡噶丹贝坚赞等,除了这些弟子,上下一切弟子都主持自宗。佛教施主藏巴第悉彭措南杰父子、绛达扎西道吉、羊卓丹增弥居旺格嘉波(羊卓达垅万户的万户长。羊卓达垅,即今西藏浪卡子县)等许多有无限权势的人也对他礼敬供奉。上述简略介绍了第十四辈尊胜转世的事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