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布巴略传
   摘自:蒲文成,拉毛扎西著《觉囊派通论》

    

      笃布巴(1292-1361)法名喜饶坚赞,译言“智幢”,于元至元二十九年 (1292)出生于西藏阿里笃布地方的班仓家族,父名益希旺秋,母名拉毛楚臣坚,家族世奉宁玛派。笃布巴早年在故乡以吉当巴等人为师,学习了宁玛派教法和龙树的中观“理聚六论”。11岁由堪布楚臣宁布授沙弥戒,取名喜饶坚赞。16岁时,当时后藏萨迦寺高僧吉敦·加央扎巴到阿里的雅孜寺,往返均经过笃布地方,笃布巴慕名拜吉敦·加央扎巴为师,系统学习了《现观庄严论》、《入中论》、《俱舍论》、《量决定论》等显宗经文和《金刚曼灌顶法》、热系所传时轮教法等70余种密法。这期间,笃布巴虽曾受沙弥戒,但未出家,是一位在家学佛的居士。元皇庆元年(1312),笃布巴年21岁,私自离家出走,再次投拜上师吉敦·加央扎巴,学习了般若、因明俱舍诸学论著和《入行论》以及一些密法,嗣后于萨迦寺出家,22岁由堪钦索南扎巴授比丘戒。王森《西藏佛教发展史略》中说,笃布巴在萨迦寺讲授该派从学的显教四大论(《现观庄严论》)、《入中论》、《俱舍论》和《量决定论》)时,不顾别人的非议,在四论之外加讲萨迦寺禁止讲授的《入行论》,因而行罪了萨迦派僧人。后来,他游历前后藏各大寺,参加各种辩场,继续从多师修学显宗教法,成了当时的一位“学者”。因博通佛学,人们称他为“根钦”,意为“遍知一切”。至今,觉囊派僧人称他为“根钦”或“根钦钦布”,从不直呼其名。史载笃布巴在后藏达那地方向仁钦益希大师还学习过凭借药石求延年益体的摄生术,系统求学“慈氏五论”和广中略三种《般若经》,据传他能熟练地全文背诵出广本《般若十万颂》。元至治二年(1322年),笃布巴年届31岁,前往觉囊寺,改宗觉囊派,向当时的座主克尊·云丹嘉措全面学习了有关时轮教法的全部续释经论和密法数年,并依法修持,获得证悟。因此,一般认为笃布巴一生中最主要的两个经师是吉敦·加央扎巴和克尊·云丹嘉措。他的显宗基础受学于吉敦·加央扎巴,有明显的萨迦特色;他的密法修练,受学于克尊·云丹嘉措,继承了觉囊派的修法传承。元泰定三年(1326),笃布巴继克尊·云丹嘉措,任觉囊派寺座主,尊为该派的第十八代传人。笃布巴35岁升任座主,直到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70岁去世,共主持寺务35年。他在任职期间,日夜辛劳,为觉囊派理论的完整系统化和教派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的弘法事业可以归纳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致力于寺院建设。曾主持修建觉囊寺的“衮本吞卓钦莫”大塔,该塔意为“见者皆得解脱的大佛塔”,这是觉囊派最出名的的佛塔,据《觉囊派教法史》,笃布巴建造此塔仅奠基工程就花费了数年时间,造塔时,有虹光满布天空、山谷突流溪水、风暴自然平息等各种奇迹,觉囊派僧人至今以此塔为荣,后来四川阿坝地区一些觉囊派佛塔多仿此塔而建。笃布巴还在觉摩囊的其它一些地方和普摩曲宗、吉哇普山岩等处修建过许多佛塔和佛堂,有些还保存到现在。另外他还创建昂仁寺,开办了该寺的讲经院。

  第二,广泛传插觉囊派教义。笃布巴在觉囊派讲经,常有弟子小则两千余众,多则无数,向数以千万计的信徒灌顶、授戒、传法,还一度去拉萨、曲垅、邬裕、尼木、堆垅、羊卓等地传教,每日听经者多达数百人。元至元五年(1339),他曾让弟子罗哲贝代理座主职务,自己去前藏作长时间的传教活动,仅在拉萨广传时轮金刚六支加行法11月,同时讲授《时轮根本续释》、《般若十万颂》、《灌顶总示》、《那若六法广释》、《中观赞颂集》、《心经》、《山法了义海论》等。听经者上至上师、善知识、地方首领,下至普通百姓,甚至乞丐,最多时达到一千八百余人。同时来向他索要镇魔咒符者络绎不绝,日达百人。这样,笃布巴通过这些传法活动将信徒从后藏发展到前藏,使觉囊派迅速发展,出现了创宗以来的第一次兴旺局面。《觉囊教法史》还讲,因笃布巴盛名遐迩,蒙古王室曾派专人来迎请他去内地传教,但他忙于修炼,未能成行。可见,当时笃布巴不仅在卫藏出名,并在内地统治阶级上层中也有很大影响。

  第三,完善觉囊派教义理论。笃布巴是觉囊派了义中观学规的集大成者,觉囊派虽由衮蚌·图杰宗哲开中观他空见先河,但他的主要成就在于对代表该派修法传承的六支加行法的整理和总结,在显教见解方面缺乏理论著述,仍然以萨迦派的四大论为其基本教程。因此,在觉囊派的开山祖师究竟为谁的问题上向有争论,有的以衮蚌·图杰宗哲为初祖,根本理由是由他创建了根本道场觉囊寺;但更多的人则尊笃布巴为开派祖师,理由是他系统地建立了代表觉囊派根本教义“中观他空见”的理论体系。笃布巴以博通显密闻名于世,他一生中为徒众讲经传法,讲授的主要显宗经典为龙树的“理聚六认”、弥勒的“慈氏五论”以及《赞颂集》、《教诫集》、《般若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释三类》、《入行论》等;讲授的主要密宗经典有《时轮经》、《灌顶总示》、《喜金刚三续》、《喜金刚续那若巴大疏》、《空行海论》、《金刚曼》、《密集明灯》、《红黑怖畏三阎曼德迦续》等;向弟子所授的新旧密法灌顶类主要有时轮、金刚曼、胜乐、喜金刚、密集、阎摩敌、金刚界、马头明王、金刚橛等本尊法类。藏历第六绕迥的木阳狗年(元至顺四年,公元1333年),他命弟子玛德班钦和译师罗哲贝改译《时轮经》。此后,他本人以改译的《时轮经》为依据,著《时轮金刚无垢光大疏偈颂释》、《吉祥时轮经智慧函深奥了义集要》、《时轮意坛现证广论》等,并著述阐释时轮金刚灌顶、仪轨、修炼方法方面的文章多篇。他所著《山法了义海论》、《山法海论科判》和《第四结集》及其摄义等阐述了觉囊派他空见的基本教义,成为该派的经典著作。另外,他对《般若经》、《现观庄严论》、《究竟一乘宝性论》等经文释本亦很有影响。《觉囊派教法史》中讲,笃布巴一生著有《山法了义海论》等有关觉囊派教义的著作16种、《时轮科判》等有关时轮教法的著作18种、祈愿经文3部25种、大悲观音法类23种、赞颂类14种、《金刚曼灌顶》等灌顶法类3种、书信8种,另有《般若释》、《四吉祥经》等。今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藏哇寺印经院刻印的《笃布巴全集》共7函74种3289页。藏文木刻本传统计页法是每页分阳、阴两面,每页实为2而,故其全集实为6578页(或面)。这是觉囊派各寺院一直供奉的主要经典和僧人学习的主要教材之一。

  笃布巴不仅有很高的佛学造诣,并且非常注重密法修炼,每学一法,必亲身实践,尤其在晚年除收徒讲经外,在修炼方面更下功夫。有关传记中有许多他修法成就的记述,说他在禅定中显见观音、文殊、金刚手、度母、药师佛、弥勒等多种佛菩萨身像和空行海、幻网、金刚亥母、金刚界等坛城,可随意役使帐面怙主和毗沙门天神等护法,可书写骂符压服鬼蜮的侵害,可幻化出多种自身同时做多种事情,去世前五年长期辟谷,二便断除,脐轮火乐暖,日夜循脉运行等等,不一而足,反映了觉囊派教徒对他的无限崇拜。甚至公认他为香拔拉天国白劳法王的转世,对他敬信备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