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惺长老简介
   

    追思永惺长老法名演霖,1926年生于辽宁喀喇沁左旗县,俗姓刘,12岁出家,1942于长春般若寺受具足戒。先后就学于哈尔滨观音佛学院、青岛湛山佛学院、香港华南学佛院。先后于香港创办东林念佛堂、西方寺、虚云和尚纪念堂、菩提学会、东林安老院、菩提佛学院、华夏学院及美国德州佛教会等,历任西方寺住持、香港菩提学会会长、香港佛教联合会副会长、香港佛教僧伽会董事、美国德州佛教会主席、华夏学院董事长等职,并经常带团访问美、加、日、韩及东南亚诸国,以促进佛教文化之交流。他以香港为基地,修建佛寺、传承佛法、捐资助学、救济众生,将菩提善业延伸至内地和世界各地,并成为天台宗第45代教观总持。
  
  2015年4月29日,永惺长老与衣钵传人宽运法师在九十寿宴上
  佛缘2011年6月10日,大公报《盛世菩提》专栏,以《永惺:宗法天台,经阐净土》为标题,对长老的弘法事迹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并展示八十六岁的永惺长老荷担如来家业的信心:“有心就有福,有愿就有力;只要缘深,不怕缘迟;只要路正,不怕路遥”!字字珠玑,掷地有声,振聋发聩!
  大公网副总编辑在大公报《盛世菩提》专栏中描述道永惺长老:坐在轮椅上的永惺长老,仪态风范尽显法相庄严:圆融而饱满的面庞,既流露神圣不可轻怠的严肃,亦不乏和煦易于亲近的慈悲,两岭全白的眉毛,远观恍若絮团雪簇,近瞻乍现银丝林立,无不显露觉海修行的非凡气度;两汪眼睛虽饱经沧桑,但不失清澈和犀利,证悟的智能闪烁其中,若喜怒哀乐之未发,或喜怒哀乐已发而合乎礼,中和之美周匝四溢,般若妙相无与伦比!
  
  1
  寄望媒体多关注佛教善举在西方寺亲近永惺长老,我有些震惊,佛光普照,原来如此!
  坐在轮椅上的永惺长老,仪态风范尽显法相庄严:圆融而饱满的面庞,既流露神圣不可轻怠的严肃,亦不乏和煦易于亲近的慈悲,两岭全白的眉毛,远观恍若絮团雪簇,近瞻乍现银丝林立,无不显露觉海修行的非凡气度;两汪眼睛虽饱经沧桑,但不失清澈和犀利,证悟的智能闪烁其中,若喜怒哀乐之未发,或喜怒哀乐已发而合乎礼,中和之美周匝四溢,般若妙相无与伦比!在长老面前,不用等他启口开示,勿论利钝,无不因心悦诚服或肃然起敬而顶礼膜拜!
  有偈曰:“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八十六岁高龄的永惺长老虽苦修精进,但依然保持积极的入世情怀。“且看,当今世界上每天都有许多灾难发生,地震、水灾、风灾、旱灾、战争等等,随时以各式各样的人间惨剧上演。试看日本这次的大灾难,接二连三的地震,多么的惊人、多么的可怕、多么的不可预料啊!”吐纳珠玉,充满慈悲,“学佛人对这些灾祸情景,更应该以念佛的态度正视。佛教当之无愧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宗教,所以我希望缁素同修要多念佛、多拜佛,祈求三宝力量的加持,时刻都不忘恳求诸佛菩萨的庇佑,希望能息灾灭难,利乐众生!念佛是将心念端正,即是发菩提心、修菩萨行、证如来果,所以希望你们多宣传佛教善举。”
  
  大公网副总编辑史利伟亲近永惺长老
  2
  生于忧患,长于战乱佛教东传入华以来,经历了唐宋尊崇盛世,至明清时期日渐式微。尤其是在民国时期,几乎丧失了佛陀所宣扬的积极入世、弘法利生精神本意,逐渐沦为山林化、鬼神化的民间信仰,赶经忏、做道场、超生度死成了僧侣们的主要宗教活动。永惺长老出生于1926年,不仅撞上近代中国时局最为动荡的时期,也赶上了佛教传播最为复杂的年代。尤其三十年代初,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日寇入侵、伪满统治,再加上天灾不断、疾疫流行,一时间风声鹤唳、满目疮痍。1938年因缘际会,12岁的永惺长老依远亲常修法师出家,1943年他在长春般若寺受具足戒,先后求学于哈尔滨观音寺佛学院及青岛湛山寺佛学院,于倓虚、定西长老座下,攻读三藏经典。日本大举侵华时代,为躲避战乱,他先后辗转上海、杭州、青岛、广州等地;后又因国共内战,于1948年移锡香港,入读华南学佛院。如今问及长老当年出家事宜,他坦诚地告诉我们:“当年出家是不懂事。既然出家了,便继续向前走。经历过日本侵华、中国抗战和国共内战,我一路上在摸索中前进,渐渐点燃一盏佛灯。
  
  永惺长老与本焕长老相谈甚欢
  3
  教演天台、行归净土天台宗是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它是中国佛教发展史上最先完备的一个宗派。自智者大师大成此宗以来,就以教观相承、行解并进、理论与实践一致的完整的体系,影响着后人学佛观念。从谛闲大师、倓虚大师传至永惺长老,这是天台宗在当代最为殊胜的一脉传承,永惺长老为天台宗法脉第45代教观总持。谛闲大师认为天台宗主智者大师以三大部释《法华》,又以《梵网戒疏》弘戒,以《净土十疑论》而弘净土;惟其天台宗的子孙在弘扬天台本宗的同时,还应要注重宏传净土和戒律,特别是净土一宗,所以他率先飞扬教演天台、行归净土的大旗。倓虚大师继承他的天台法脉,同样继承了教演天台、行归净土的弘法理念,将所有的佛法义理都包揽在净土的一句阿弥陀佛之中,达到佛法即念佛,念佛即佛法的高度。
  永惺长老在继承倓虚大师在净土理论方面拓展的同时,一直对念佛法门推崇备至,他认为“净土宗,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最为方便,是末世唯一的契机法门”,“其它法门,虽皆是如来金口所说,能度有情出三界,成正觉,但有效度生时期已经过去,已不合末法时代众生的根器。”他指出,念佛法门有两种功能:一是了生死,“此念佛法门,但能起深信之心,切愿求生,实在念去,即不参究,不观想,亦得往生。”二是明心见性,“明心的方法中,念佛最为殊胜;因为念佛一声,就和佛相应一次,如不断念佛,就与佛不断相应;譬如清珠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佛号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所以说念佛是最好的明心方法”。把净土作为修行佛学的易行道,然后应机说法,将念佛法门之殊胜之处,契合新时期社会状况,使现代都市的人们,年长者能安其心,年少者能净其心。永惺通过对念佛法门的推广,汇集了社会有缘众生的愿力,成为推动其人间佛教事业前进的巨大动力。东林念佛堂和西方寺成为其教演天台、行归净土弘法理念的实践道场。
  
  天台宗传法大典
  4
  倡人间佛教,推僧伽教育太虚大师首创人间佛教思想,“佛教的本质,是平实切近而适合现实人生的,不可以中国流传的习俗习惯来误会佛教是玄虚而渺茫的;于人类现实生活中了解实践,合理化,道德化,就是佛教”,打破了人们对传统佛教的认识,“仰止惟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对于太虚大师及其人间佛教理论,永惺长老有着特别的情感,“我没有亲近过太虚大师,但大师的名望和著作,我们这一代出家人没有不熟悉的”,“人间佛教是当今两岸四地汉传佛教的普遍共识,不论是任何宗派,毫无例外;当然也是菩提学会、西方寺努力的方向”。但是他并非简单地延续大师人间佛教的理想。在他眼中,自度度人、自觉觉他,都是一体两面、相辅相成的。永惺这样阐述他的人间佛教思想:“天下哪一条路最应走?惟菩萨道。天下哪一条道最难行?惟菩萨道。”但“诸菩萨的佛国净土也是发心愿力所成就的,我们凡夫要从信仰中安住身心,做自利利他的修行。虚空有尽,我愿无穷,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念,发大心,立大愿,行大行;用般若智慧体会人生真谛,守持利生善愿,启发良知,发挥良能,精进不懈,在生活中修行,让佛法生活化,菩萨人间化。”
  由于年轻时代的特殊经历,长老念念不忘发展僧伽教育事业,先后开办菩提佛学院、华夏书院、真理英文中学;与洗尘法师等同办能仁书院;于海城兴办三学寺尼众佛学院。与辽宁大学合办的“永惺佛学研究中心”,于2007年5月29日正式成立,是东北地区第一所佛学文化研究中心,并迅速成为两岸四地互动的佛学研究基地。2010年7月26日,辽宁大学永惺佛学研究中心研修学苑揭牌仪式在佑顺寺举行。该学苑内含两部份:一为本科班成人教育;二为硕士班研究生教育。西方寺现任方丈宽运大和尚说:“老和尚的心愿是——培养人才、培养人才、再培养人才。研修学苑成功揭牌标志着永惺长老及西方寺的僧伽教育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永惺长老与弟子们
  5
  发愿重塑药师如来金身2011年4月16日(农历三月十四日)为西方寺法主永惺老和尚八十晋六寿辰,以宽运大和尚为首之众弟子们,特为老和尚暖寿及祝寿。暖寿斋宴15日晚6时于香港铜锣湾世贸中心38楼举行。面对缁素同修数百人,永惺长老本该默默许下的愿望当众公开,“我们西方寺的后山有一块很大的空地,我想把它买下来,建铸一尊室外大型的药师佛,消灾延寿药师佛”,他微微停顿,“希望能够发动起来,集合大众的力量,把药师佛修建成功,能够为世界消灾增福,令善信们蒙佛庇佑,诸事吉祥,这是我最大的希望,也是我最大的心愿”。慈悲的目光,轻抚每一张脸庞,他提高了嗓音,“希望这个心愿能够达成,世间所谓“有愿者必成”,但望我的心愿能够成功,这是我心里的话。我平日自我表白的机会不多,今天也趁这个机会,祈祷世界和平、一切灾难都能免除!”霎时间,掌声雷动,法喜充满!
  “有心就有福,有愿就有力”,只要缘深,不怕缘迟;只要路正,不怕路遥!我们期望着西方寺的后山,早日呈现药师如来的殊胜金身,令药师如来在此福地法炬复燃,法幢再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