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大慈 同体大悲--试论佛教慈善的理念与行持
   

    
无缘大慈 同体大悲
——试论佛教慈善的理念与行持
 
慈善的定义
    中文“慈善”一词最早出自于《魏书》, “慈”是“爱”的意思,尤指自上而下的关爱。“善”即“吉祥,美好”。慈善即是在慈爱的心理驱动下的善举,是心动和行动的结合。
    慈善一词英文为“FHILANTHROPY”,源于古希腊语,本意为“人的爱”,还有一词“CHARITY”也是慈善的意思,本意也是“爱”。
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已成为一个地球村,人类也越来越迫切的需要和呼唤共通的全球伦理,而“慈善”作为人类共同美德,超越了时空和民族、文化的局限,正是全球伦理不可或缺的部分。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倡行与发展慈善事业的国家。慈善思想源远流长。先秦诸子百家与随后的佛家都对慈善有过精辟的阐述。譬如,儒家讲“仁爱”,道家讲“积德”,墨家讲“兼爱”,佛家讲“慈悲”,可以说义理相近,都是“慈善”的不同表述,都蕴含着共通的慈善理念。
    在佛教中,慈善更独特的表述为“慈悲”。佛教徒所共同修学的五停心观就包含了慈悲观,大乘佛教首重的菩提心更是要以慈悲心为基础。所谓“慈悲”,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慈名爱念众生,当求安稳乐事以饶益之。悲名愍念众生,受五道中种种身苦、心苦。”所以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慈悲的定义就是“拔苦与乐”。
    佛教的慈悲观特别强调无缘大慈和同体大悲,所谓无缘是说慈心没有任何条件,同体是说大悲是要放下狭隘的自我。从法性无二的角度去看,我们与一切众生同一根源,同一真性,究竟来说本无有异,救拔别人的苦难是我们当然的事。而世人一般的慈爱与悲悯,往往是有条件、有渊源、有亲疏之分甚至有敌我之别的,至少对邪恶的人是很难有强烈的慈悲心,对人类之外的其他众生,例如动物,慈悲心也总是有限。而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则完全超越了这些局限,其对象遍及于六道一切众生,并且对冤与亲都平等无分别,视如历劫父母加以救度,拔除一切众生的烦恼与痛苦。《华严经》中普贤菩萨说应于众生“种种承事,种种供养。”“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菩萨如是平等饶益一切众生。”菩萨就是这样以平等无私的精神为一切众生服务,而且其时空范围更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此行愿,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这才是最彻底的、真正意义的慈善,不附加任何要求的付出。
佛教的慈善理念
    关于佛教慈善的理念,中国佛教协会已故名誉会长,恩师本焕长老有过精辟的论述。本老自述出家80年来始终以“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悲愿行化于世间,并把这句话亲自题写成条幅悬挂在方丈室。佛教所奉行的本来就是慈悲善行的事业,佛教寺院本身就是一个慈善机构,佛陀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慈善家,佛典中慈悲助人、护生救苦的思想与事例,比比皆是。总结起来中国佛教慈善事业的理论依据大致有四个方面:
    一是佛教利他情怀的布施精神,悲悯众生,布恩施惠。布施为大乘佛教四摄和六度之首,四摄是菩萨摄受众生将其引入佛道的四种方便之法,六度是菩萨超凡入圣,到达涅槃彼岸的必经之路,而四摄六度皆以布施为先,即以自己所有,普施一切众生。布施分为三种:一为财施,包括外财施与内财施,外财施是以自己的衣食财物施予有情,令彼不受饥寒贫乏之苦。内财施即以自己头目脑髓,以至整个色身施于众生,如释迦如来在因地中行菩萨道,曾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第二种是法施,即以清净心为人宣说如来正法,令闻者得法乐,长善根。财施仅能救急,不能救穷,只治标不治本,而只有以佛法净化心灵,才能真正建立幸福快乐的人生。第三种是无畏施,即众生若有种种灾难怖畏之事,能够予以救护和安慰。
明显不同于世间慈善捐助的是,佛教四摄六度所说的布施,还特别强调慈悲心与般若智慧的双运,具体就是三轮体空的思想,即能施者、受施者、所施物都是心的显现,空无自性,没有任何可以执着的真实存在。不但要从“法性无二”的角度,视众生平等无别,以一种无分别的态度来为众生拔苦与乐。而且还要以三轮体空的精神,虽知无我而不断慈悲,虽行慈悲而不执有我,扬弃对能施者、受施者、所施物的实执。不但没有远近亲疏之分和吝惜所施之想,甚至连我行慈悲这一念都不存在,完全以超越慈悲的方式去行慈悲。
    从法性上讲,既不应有人我之分,亦不应有物我之别。世人逐境迷欲,求名求利,不识清净本性,自寻无尽烦恼。俗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对于每个人来讲,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试问,世上有哪一个人不是赤条条地来,又赤条条地去的?所以佛教以布施度悭贪,并不是要彻底否定物质财富及必要的物质生活,只是要我们不要迷执自我,沉溺物欲。对财富不可执着贪求,而应发心施舍于社会大众。一个迷执于自我的人,必然把追求个人身心之欲求放在首位,这样他也就把自己封闭于自筑的牢笼中,终日用尽心计谋略,落得个无穷得失烦恼,而终归于空虚茫然的人生。若能通过布施以打破对我及我所的执着,了知我与一切众生法性平等无二,行慈悲利他之行,则必将显露出被妄想执着所覆蔽的清净自性,这才是我们真实的本来面目。
    二是佛教的福田思想,福田之意为播种获福之良田,出自《佛说诸德福田经》,依《像法决疑经》又可以分成敬田与悲田。敬田即是对三宝、父母、师长等所应尊敬的对象,以恭敬心承侍供养,即获福德增长。悲田则是对病者、贫者、孤老乃至处于险难中的动物关爱救护及施与所需之物,而能得福。此二种田,悲田最胜,因为悲田更容易使行者生出慈悲心。佛在经中强调若“专施敬田不施悲田”,则为“不解我意”。因此佛经中多倡导布施给病者药、贫者饮食衣物等善行,赞叹其福德。
    三是佛教的报恩思想,即所有的有情无情均于我有恩,因此要于一切常怀知恩报恩之心。具体可析为四恩,即三宝恩、父母恩、国土恩、众生恩。而广行慈善事业是报效四恩、成就佛道和弘扬佛法的方便。
    最后也最根本的是,基于菩提心的慈悲度世理念,这可以说是对世间慈善的终极升华。
    从普通的角度讲,布施财物、扶危救困固然重要,但净化人心、提升人们的道德、品格,辅导他们建立正确的人生观,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努力创造幸福美满的生活更为重要。俗话说救急不救穷,输血是标,造血才是本。所以我们的慈善事业应当标本兼顾,而且更应该发挥好佛教引领人心向上、改善社会风气的功能。
    从究竟的角度讲,让人们获得暂时的利益安乐、乃至福德受用日渐增上都不是佛教的最终目的, 必须要彻底拔出痛苦的根源,给人以究竟的安乐才是真实的慈善,也才是诸佛菩萨的本怀,是佛子所应学。如《法华经》所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因此无一众生处于永恒不变的安乐之中,生死轮回中一切无常,种种难以料及的危险和威胁随时都可能出现。所以《普贤行愿品》说:若人在十方世界中“庄严众宝供如来,最胜安乐施天人,经一切刹微尘劫。”可是“若人于此胜愿王,一经于耳能生信,求胜菩提心渴仰,获胜功德过于彼。”为什么呢?因为前者所做虽然功德巨大,已经超越常人心量所能揣度,但终属有漏,只要没有彻底的断除其根源,痛苦就还存在,就不是究竟的安乐,所以也就不是佛弟子慈善的终点,其功德也就完全无法同导向终极慈善的度脱众生,令得究竟安乐相提并论。这二者相比就好像病痛的时候吃止痛药缓解当下,以及诊察出病因,应病与药彻底根治,是完全不同的。
佛教慈善的行持
    中国自古就深受大乘菩萨道的影响,自佛教传入后,慈悲善行的理念很快感化了整个国度,由护持佛教的君王和官府设立的慈善机构有梁武帝的孤独园、竟陵文宣王的福德舍、两宋时期的居养院和安济坊、明清时期的养济院等养老育孤,齐文惠太子的六疾馆、唐朝的养病坊、宋代的福田院和惠民药局、明清时期的普济堂等行医施药。更多的是藉由寺院、僧人和信奉佛法的居士长者发起和主持,通过寺院自办、发动募捐、动员信徒参与、与官绅及地方政府合办等方式,开展的济贫、助学、赈灾赈饥、行医施药、养老恤幼、修桥铺路、开挖沟渠、植树造林、放生护生戒残杀等慈善活动,在灾荒或战乱年代,各寺院还普遍施粥、施衣、施药、施棺、提供避难处等,从汉唐以来长盛不衰。到了近代又出现了育婴堂、慈济堂、孤儿院、保育院、残疾院等典型的慈善机构。
    佛教的慈善公益事业,其独特之处在于不仅救助社会的贫困和弱势群体,布施财物,而且还适时给予心灵上的帮助和引导。尤其具有特色的是古代寺院开办的药局和与政府合办的安济坊,僧人懂得医疗的也当医僧,以义务治病为己任。还为亡者诵经超度,办理安葬火化等事宜。到了现代则有安宁病房、临终关怀、往生助念等。这已经超越通常意义的慈善,体现了佛教慈善特有的慈悲度世理念。
    另外,佛教的慈善也不只局限性人类,而是面向一切众生,《梵网经》即倡导“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见杀畜牲时,应方便救护解其苦难”。所以戒杀放生就成为佛弟子,尤其是中国佛教徒特殊的慈善行为。杀生会导致怨恨,增长人的戾气。而放生则可以净化心灵,长养慈善的胸怀。
    因此在中国,从北齐萧梁以来,便提倡断肉食、不杀生,放生的风气也从此渐渐展开。历代政府为推行仁政,也年有数日定期禁屠;从朝廷至地方,或为祈雨或为禳灾,也多有放生禁屠之举。自天台智者大师发起开筑放生池起,中国佛教界即盛行放生,至今都有相当多的寺院定期组织放生活动,救护了无数的生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佛教界在政府的倡导和中国佛教协会的组织下,以利生情怀广行慈善,做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从建国初期以扶贫赈灾和植树造林为主,发展至今已涵盖慈善事业的方方面面。由于缺乏长期的记录和准确的统计,很难有精确的数字,但仅广东省佛教界从1993年至2002年,十年间用于慈善公益事业的资金就达到一亿一千八百万元。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 根据不完全统计,佛教界为灾区捐款超过了两亿元。2009年青海玉树地震,截至当年6月1日,我国宗教界捐助总金额近1亿元,其中佛教界就达7000多万元。而且两岸三地的佛教界纷纷行动起来,举行消灾祈福大法会,为灾区回向。许多佛教寺院和团体还派出救援人员深入灾区,协助救灾。
    随着慈善事业的不断展开,各地有条件的佛协与寺院还纷纷成立了专门的慈善功德会,为慈善公益事业的有序展开、规范运作奠定了基础。如1994年在中国佛教协会谘议委员会已故主席妙湛法师主持下成立的厦门南普陀寺慈善事业基金会,十年即发放善款2700余万元;上海佛教界设立了两个基金会,近20年来用于赈灾、扶贫的捐款也在2000万元以上;河北省佛教慈善功德会创办的宏德家园历年来已接收并教育培养孤儿五百多人。还有其他众多佛教慈善团体所做的功德,多得难以枚举。
中国佛教慈善事业的展望与思考
    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令世人瞩目,国际地位不断上升,同时也进入了社会矛盾和问题的高发期。全面构建和谐社会就成了我国的一个长期发展目标,慈善事业则是其重要组成部分。
    2012年,国家宗教局会同中央统战部等相关部门,以支持鼓励、引导规范为出发点,印发了《关于鼓励和规范宗教界从事公益慈善活动的意见》,受到了包括佛教界在内的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积极评价。《意见》强调了鼓励和规范宗教界从事公益慈善活动的积极意义,对相关部门的职责和分工提出了要求,从政策层面初步解决了宗教界在开展公益慈善活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主要问题,有利于调动和发挥宗教界在促进公益慈善事业发展中的优势和潜力,有利于宗教界更好地发挥积极作用。
但是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门对宗教界开展公益慈善活动的认识还不到位,公共媒体对宗教界开展的公益慈善活动宣传报道还很少,宗教界在公益慈善活动中的积极作用还不为社会大众广泛了解,难以为引导社会慈悲向善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目前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与经济发展状况相比仍相对滞后,其中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整个社会慈善意识还较为淡薄,还需要努力形成全社会积极参与的良好风尚。而佛教界的慈善事业,由于有佛教的功德理念来支持和推动,所以具有很大的主动性和自觉性,人力、财力的投入都远远超过了社会的平均水平。如果对此加以正面的鼓励和引导,可以很自然地影响整个社会形成崇尚慈善的良好风气,从而更好地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另外,我国慈善组织行政性倾向较强,效率尚需改善,慈善组织公信力也有待提高。而如果能进一步调动好、发挥好、规范好佛教界参与公益慈善活动的积极性和潜力,非常有助于这些问题的改善。可以说佛教慈善事业必将成为中国未来慈善活动的主体之一,是我们构建和谐社会的一支重要力量。
    为了进一步做好佛教慈善事业,我们需要认真思考,如何才能更好的完善制度,动员更多的人力和财力投入,创新形式扩大范围,发挥更大的社会影响。可以借鉴古今中外多方面的经验,更多的鼓励由佛协、寺院发起成立慈善功德会,通过寺院固定方式出资,并以“日行一善”为号召,发动募捐、动员信徒参与等形式,以形成规模和长期机制,还可考虑由慈善功德会和企业、社会团体乃至地方政府共同合办一些具体的慈善机构,开展各类慈善活动。这样也能促进企业文化的发展和社会风气的改善,提高社会慈善活动的公信力。
    我们在开展佛教慈善事业的过程中,还应当更多的站在被帮助和救护的对象角度去考虑,仍有一些需要改善的地方。例如有些贫困山区,不同的慈善机构多年前往扶助,每家机构每年都给贫困家庭送去一套新被,结果被褥堆起来用不完,而需要的帮助却没有得到。只有救助对象最需要的帮助,才能最好的解决他们的困难。如菲律宾遭受飓风灾难时,台湾第一时间送去的一飞机方便面,捐助金额远不是最大的,却因为是当时灾情下所急需,而唯一得到了菲律宾政府的特别感谢。所以我们作为佛弟子,应当以慈悲的态度,放下自我,设身处地的站在救助对象的角度去认真考虑,就会知道怎样才能更好的帮助他们。
    又如当今全国各地普遍开展的放生活动,有些也需要以慈悲和智慧的精神来加以改进。在放生地点的选择上,要切实考虑是否安全、其自然条件是否适合所买放的种类生存;运输条件、给氧措施、组织人员和举行仪式的时间是否有利于所买放生命的存活;以及如何不被卖生者、捕生者掌握规律等。例如我省有些居士自发组织的放生团体在买放鸟类时,市场平时只是偶尓有很少的野生鸟类售卖,就总是采取提前一天批量定购,结果促使卖生者到终南山捕捉,供货是得到了保证,却浪费了善款,破坏了野生鸟类的生存环境,增加了众生的苦难。当今中国社会,已进入需求决定供给的时代,生产供应能力完全可以随定货需求而扩大,我们如果只求自己放生时方便,采取定货的方式,甚至同商户和养殖户建立定期的联系,或让其掌握规律,无疑是以有限善款投入扶持养殖产业的无底洞。而只有彻底避开同养殖户联系,不介入生产环节以扩大其养殖规模。从时间的安排和人员、活动的组织上,也不让商户从中掌握规律,随机契入流通环节,才能偶尔切断或缩小其供应链,最好的达到护生的效果。
结语
    佛教界从事公益慈善活动,有深刻的信仰基础、广泛的群众基础,悠久的历史传统和较高的社会公信度。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政府和相关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下,佛教公益慈善事业一定会迎来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关链接:
[关闭窗口]